一天一个价下游企业涨价困难!大宗纺织原材料

更新时间:2021-03-10 20:33 作者:老哥论坛

  说真的,现在逼你买原料的或许不是原料工厂业务员也不是原料贸易商,而可能是拜登!

  北京时间2月27日周六下午,美国众议院通过了拜登总统提出的首项重要立法——规模达1.9万亿美元的新冠救助法案,这是去年新冠疫情以来,美国通过的第三轮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

  这项由美国总统拜登提出的总额达1.9万亿美元的新一轮经济救助计划,旨在为受新冠疫情影响的美国家庭和企业提供财政支持。

  《华尔街日报》分析称,未来几个月,通胀将会抬头,而且幅度可能很大,这将加剧一些人的担心,即美国政府出台的巨额纾困计划,累积起来后或许会超过美国经济能够承受的程度。

  美联储数据显示,截至去年第三季度末,美国家庭持有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比2019年底多出2.2万亿美元,现在这个数字可能更高,如果规模高达1.9万亿美元的纾困计划出炉,更多现金将被注入美国经济,部分投资者正在押注通胀抬头。

  如果货币宽松,首当其冲的还是大宗原材料!受“供应短缺”因素影响,铜、铁、铝、塑料等原材料价格持续高涨;由于全球大型炼油厂集体关闭,化工原料几乎全线飙涨……影响行业涉及家具、家电、电子、纺织、轮胎等等!春节以来,全球各大市场几乎没有不涨的!

  作为纺织化纤的最主要原料PTA、乙二醇,自然也是助力加油,使劲拉涨。在期货市场的带动下,以及聚酯原料厂、经销商看涨之下,聚酯原料价格已经颠覆了过去多年我们的认知。PTA从2019年初的3118点一路狂涨到现在的近5000点,乙二醇更加疯狂,从2019年初的2926点涨至目前的6300点附近,说实话,涨得不仅让聚酯工厂心惊,就连聚酯原料企业也发懵。

  聚酯原料涨成如此这般,自然做出来的化纤品价格也是一路攀升。以往聚酯工厂调价都是最多100-200元幅度,还要提醒执行的缓冲时间;现在直接就是500元以上的幅度通知,而且都是当日多次加价、立即执行。

  在小纱的记忆里,目前的聚酯春节后的涨价价格几乎是前无古人的,单价每吨超过1000元,这个确实是创历史的。而且很多分析表明,聚酯原料今年全年大概率会维持在高位。

  春节前夕至今涤纶短纤及相关产品价格涨幅已超过16%,目前涤纶短纤均价8200元/吨左右。2021年2月以来的上涨,除了成本的提升外,更重要的是依托强势的供需关系,涤纶短纤的利润也出现极大幅度的上升,行业加工费空间已升至1800-2000元/吨的水平。

  面对强势、迅速的上涨局面,业内开始有不同声音出现,包含传统贸易商、套利商在内的中间商大量囤积的货物是否会对市场产生冲击?日前市场已出现少量贸易商抛货、纱厂抛售原料的现象,所以行情拐点何时出现是业内十分关注的要点。

  后市走向来看,虽然周五晚间短纤夜盘出现大幅下跌现象,但从成本及供需格局来看,拐点可能言之尚早。

  首先,成本来看,短期内,2-3月TA工厂检修较多,而聚酯开工恢复迅速,需求支撑良好,PTA现货流通环节近期略显紧张,可以说3月之前TA行情仍有支撑;乙二醇是聚酯链条中涨幅最大的产品,短期供应没有大幅增加预期, 3月仍是去库格局。所以两大原材料的供需关系3月份表现尚可。

  其次,从涤纶短纤供需格局来看,短纤厂平均库存超卖17.3天,主流大厂订单接至4月上旬,所以5月之前短纤工厂库存并无压力。但中间商及下游备货相对充裕的问题会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目前看下游纱厂自身成品库存较低,多数企业订单排至3月中下旬,纱厂的原料备货风险多已转移,且目前纱厂加工费空间良好,转卖原料的现象不会太多,所以后续需要关注中间商环节的低价货源何时消化完毕。

  纺织业整体回暖,海外需求增加,叠加化纤传统旺季的到来,目前国内粘胶短纤生产企业产销两旺,库存都处于低位。

  从去年8月的每吨8300元,粘胶短纤价格半年上涨了近90%!一家生产粘胶短纤的上市公司负责人说:“我们从去年9月基本就是零库存了,一直是满产满销。”

  2020年底,限塑令及禁止固废进口两条规定的实施,加大了纸浆的需求,纸浆价格加速上涨,木浆供应紧张加剧,粘胶短纤价格也加速上涨。粘胶短纤目前均价在15900元/吨左右。随着国内纺织业的复苏,粘胶短纤的下游需求暴增,三友化工粘胶短纤产能为78万吨/年,目前粘胶短纤生产线满负荷运行,价格随行就市。中泰化学表示,公司粘胶纤维产能73万吨/年,目前公司装置开工率有所提高,产品销售随行就市。

  从棉粘价差看,目前棉花价格在1.65万元/吨左右,仍位于成本线附近,价格仍存上涨空间, 棉花-粘胶价差有望继续缩窄,下游棉纱价格大涨,价格向下传导通畅。

  从需求端看,粘胶短纤下游约60%为人棉纱,在无纺布方面的应用也占较大比例,受疫情影响水刺无纺布需求大幅增加,拉动粘胶短纤需求恢复。

  从供给端来看,2021年全行业几乎无新产能投放的预期,剔除长期停车状态产能,预计2021年粘胶短纤产能降低至508.5万吨。

  国信证券认为,目前国内粘胶短纤库存只有5天左右,春节后为化纤传统旺季,叠加产业链补库存需求,此外,未来一年粘胶短纤无新增产能,粘胶短纤价格有望持续上涨。

  在连续创出新高之后,郑棉在外围市场的影响下出现了宽幅震荡,郑棉主力合约从17000元/吨上方回撤至16500元/吨附近,市场恐慌情绪也被点燃,各种“周期论”、“拐点论”甚嚣尘上。纵观这轮大宗商品行情走势,此时调整降温或许是为了以后更为健康的上涨。

  根据历史K线走势,一般在大危机之后大宗商品市场都会出现2年左右的上涨期。以棉花为例,2008年全球爆发金融危机,郑棉在2008年底出现最低点后,开启了连续两年的牛市行情。2008年金融危机时全球货币投放量要远逊于这次,因此算上2020年3月出现的新低,到现在刚好一年时间,此时断言经济或商品涨势出现拐点为时尚早。

  但是,对今年棉花行情的后市仍要保持谨慎,不可抱有过大期望,有一点可以肯定,今年棉花涨幅肯定小于去年。因为前期过大的涨幅尚需终端消化。

  “自2月24日起,本公司所有规格氨纶的价格上调5000元/吨-15000/吨不等。特此通知。”日前,一家氨纶企业发出了这样一则产品涨价通知。其实,该企业只是近期众多宣布涨价的氨纶企业的一个代表。

  氨纶被誉为是纺织品的“味精”。随着人们对健康舒适生活的追求更为强烈,氨纶在面料中的用量越来越大,已成为“舒适引擎”。

  氨纶长丝是生产口罩耳带的重要原料。受此需求带动,氨纶市场曾一度出现供不应求的火爆行情。另外,疫情改变了大家的生活方式。室内运动兴起,使市场对瑜伽服、运动服装等产品的需求增加,而这些服装的氨纶含量一般都较高,由此带动氨纶的需求量增加。

  现阶段,从国际到国内,多家知名氨纶企业都正在加紧实行扩产计划。华峰化学发布公告宣布将投资建设30万吨/年的差别化氨纶项目,浙江华展新材料有限公司预计将形成年产25万吨氨纶的生产规模。据了解,晓星集团后续随着其各地工厂扩建、新建项目完成,其氨纶总年产能将增至70多万吨。种种迹象显示,氨纶产业正在迎来新一轮扩产周期,也将使氨纶产业的集中度进一步提高。

  在原材料价格暴涨的背景下,下游纺织服装企业再次承压。面对上游的原材料价格上涨,许多下游企业并没有议价权,也无法将价格传导给终端客户,最终成为“夹心饼干”,利润被一再摊薄。

  对纺织业来讲,棉纱是需求最大的原材料。按照往年的惯例,有多年从业经验的纺织人士何明华在年前并没有囤太多货。“通常情况下,由于年前下游企业的停工,原材料的价格走势是比较弱的。”

  令何明华始料不及的是,春节刚结束,原材料价格就出现暴涨。“棉纱价格,有的品种短短几天每吨就涨了3000元,涨得太离谱了,早知道年前就多囤一点货。”他抱怨道。

  据不完全统计,自2月份以来,由于上游原料价格持续上涨,近百家企业集体宣布提价,涉及粘胶、涤纶纱、氨纶、尼龙、染料等数十种化纤原料。

  张志昌在东莞市虎门国际布料市场经营着一家布行,刚刚开年,由于上游原材料的上涨,他也不得不对其经营的布料进行了全面调价,“上游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像棉纱和氨纶价格,一天一个价。我们布行也不得不调整价格,普遍每码布上调0.5元到1元左右。”

  由于下游企业的陆续开工以及消费的复苏,纺织原材料的需求将加大,目前一些纺织原材料的库存已经处于低位,预计二季度原材料价格将继续维持在高位。

  纺织原材料价格飞涨,下游企业不可避免会受到冲击。浙江某进出口公司认为,棉花、棉纱、涤棉纱等价格大涨的压力最终很可能要通过布厂、服装企业、采购方等多方分担,单靠某一个环节的大幅提价无法解决,终端各方都需要做出让步。

  但目前看来,情况并非如此。眼见着产品利润被一点点吃掉,下游企业也正酝酿着通过提价来缓冲自己的压力,希望能与客户共同分担上游的原材料涨价。但多数下游企业表示提价的困难较大。

  企业提价面临的一大问题是:如果调价,可能会有流失客户的风险,而如果不调价,原材料价格一路上涨,企业或许要做亏本生意。

  据了解,在原材料涨价的背景下,有的服装企业正通过压缩生产周期、提高效率来抵御生产成本的上涨。


老哥论坛
上一篇:武汉纺织大学2018年艺术类专业招生简章
下一篇:纺织服装类专业已成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