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不落的星辰

更新时间:2020-07-02 20:59 作者:老哥论坛

  开栏的线年,本刊新设《美文》栏目,主要刊登优秀散文、诗歌、报告文学等文学作品,力求为读者提供一方品味文化芳香、陶冶高尚情趣的园地。开篇我们欣赏知名记者阚士英的力作。

  美丽的松花江与多情的拉林河,一路蜿蜒在北纬45度一个叫双城的地方相遇、相汇、相合。

  两条河流如同大地母亲张开的双臂,把双城这片古老而又神奇的黑土地紧紧拥抱在怀里。这里土地肥沃,气候冬暖夏凉,风沙在这里止步,寒流在这里变暖,雁在这里歇脚,人在这里耕作。

  怎能忘记,抗战胜利不久,双城人扭着秧歌把指挥50万大军的第四野战军前线指挥部迎进城,迎进那个古香古色的四合院。从此,在这里拉开了解放战争威武雄壮的序幕。

  怎能忘记,在参加辽沈战役的大军中有数以万计来自双城的子弟,仅牺牲者就有800人之多。

  时光倒退到24年前,那是1996年4月13日,一个春光明媚的下午,赵强国和妻子乘坐从双城开往哈尔滨的长途汽车正行驶在公路上。车上的人有说有笑,谁也没察觉到一场巨大的灾难正悄悄向他们袭来。当汽车行至双城幸福乡地界,坐在前排的赵强国突然感觉后背冰凉,好像被水浇淋了一样。他急忙回头察看,只见一个戴墨镜的人正拎着一塑料桶汽油向人们乱泼。他手里还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刀和一个打火机,并穷凶极恶地威胁说:“快停车,谁也不许动,把所有钱都交出来!”伴着刺鼻的汽油味,整个车厢的空气瞬间凝固了!然而,就在这一刹那间,血气方刚的赵强国毫不犹豫地作出了选择:制服歹徒,保护乘客。

  他一边示意司机停车,一边掏出500元钱想稳住歹徒:“只要你放过车上的人,这钱你就拿走。”歹徒一边接过钱,一边大声叫嚷:“这点钱不够,所有人都把钱拿出来,不然一个也别想活!”就在这时,司机弃车而逃,乘客也纷纷砸掉车窗玻璃跳了下去,车里只剩下七八个人。歹徒再次拎起汽油桶乱泼,并开始按动打火机点火!危急时刻,赵强国奋不顾身扑向歹徒,从歹徒手中夺下尖刀,趁势打开车门,向惊慌失措的乘客们大喊:“快下车!”见此,穷凶极恶的歹徒点燃了赵强国身上的汽油,整个车厢顿时燃起熊熊大火。搏斗中,歹徒被赵强国刺伤栽倒在地。

  赵强国正准备跳车时,忽然发现副驾驶座上还有一位被大火封住逃路的女乘客在拼命地挣扎着。他毫不犹豫地再次冲过去,用脚踹开车窗玻璃,一把将女乘客从车窗推了出去。

  时间就是生命。十几秒,就是这短短十几秒,赵强国被无情的大火烧得面目全非成了焦人,耳朵没了,鼻子扭曲了,嘴唇萎缩了,手也变形了……

  妻子哭着喊着在路边拦车,看到他烧成这般模样,司机们都不肯停下,10辆,20辆,30辆……正当他们绝望之时,一辆长途大客车停下了,司机叫王策。王策和赵强国的妻子把他扶上了汽车,为了争取抢救的时间,他决定中途不停车,车里的乘客也异口同声:“救人要紧,不要管我们。”

  见此,赵强国流泪了。这是爱的力量、爱的催化,更是一场爱与恨的较量、爱与恨的对决!

  赵强国带着生的渴望,在人们的搀扶下走进双城医院。但医生们会诊后给他的答复是:“我们条件有限,马上转院哈尔滨吧。”转院,意味着赵强国伤情的严重。他是家中唯一的顶梁柱啊,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一双年幼的儿女,还有柔弱的妻子,再加上本来就不富裕的日子。他要是倒下了,这个家怎么办啊!

  10万,20万,30万……医疗费的催款单像雪片一样飞来。赵强国自己的积蓄很快花光了;父母一辈子的存款也花光了;就连多年准备维修房子的钱也花光了!医生说:“这才刚刚开始,花钱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赵强国年轻的妻子终于扛不住了,她大哭一场,抛下一双年幼的儿女和治疗中的丈夫,弃家而去。这对赵强国无疑是雪上加霜,他想一死了之,是父亲的一句话留住了他:“国子,两个孩子已经没了妈,你可不能让他们再没了爹啊!”

  赵强国在哈尔滨住院期间,需要买一张电话卡,和他联系的是一位姓李的女孩,但到了送卡的这天小李突然有事来不了,由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女同事陈圆圆来送卡。年轻美丽的陈圆圆走进了医院,来到了病房。只见赵强国除了露着两只眼睛,整个脸部都被白纱布紧紧地包裹着。

  不知为什么,两人虽然是头回见面,彼此却不感到陌生,他们聊得很投机。她问的是他愿意回答的,他说的是她愿意听到的,两人竟有聊不够的感觉。

  从此,陈圆圆就成了赵强国病床前的常客,她一天不来,赵强国一天都会闷闷不乐。随着感情的不断加深,陈圆圆萌生了要嫁给赵强国,并要照顾他一生的想法。

  这天,陈圆圆要回牡丹江东宁老家看望父母,并商量自己和赵强国的婚姻大事。赵强国为她送行:“圆圆,你对我这么好,我是个残疾人,年龄又比你大9岁,还有两个孩子,这些你可要有思想准备呀!”

  陈圆圆和赵强国谈恋爱的事像长了翅膀一样,早就从哈尔滨飞回了她在牡丹江东宁的老家。陈圆圆刚到家,七大姑八大姨就呼啦一下全来了,进门没寒暄几句就开门见山直奔主题:“听说你要跟一个残疾人谈朋友,你一个黄花大姑娘,这不是往火坑里跳吗!”

  一阵狂轰滥炸后,见她还不吭声,坐在一旁的母亲再也按捺不住了:“过去的事我都依了你,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你嫁给姓赵的。”

  父亲也暴跳如雷地吼了起来:“今天我把话放到这儿,你要是不与他一刀两断,咱们就一刀两断!”

  赵强国这边也是风雨交加。对于他和陈圆圆的事,妈妈不同意,爸爸不同意,亲友们都摇头:“人家年轻漂亮又是个大学生,嫁你个要啥没啥的残疾人,可能吗?当断则断吧。”

  要爱,不能爱;要放,放不下,我到底该怎么办啊?赵强国这个经历30多次手术都不曾流泪的东北汉子,不想再为别人添痛苦、为社会添麻烦了,他又一次想到了死。

  我就要到另一个世界去了,我对死没有任何怨恨。你想,我现在这个样子,还能有什么前途,只能给社会增添累赘。我不应该有爱情,我不希望眼睁睁地看着你跟我遭一辈子罪。忘了我吧,我是个不值得爱的废人,我真心地希望你能找个完好无缺的丈夫,我在九泉之下为你祝福。永别了,亲爱的……

  正当赵强国想把安眠药吞下去的时候,被刚进屋的陈圆圆发现了。她惊叫着冲上去,一把将安眠药抢了过来,死死地抓住赵强国的手,哭着说:“我不许你做这种傻事,你不能让我心寒啊!”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泪水流在一起。

  结婚,毕竟是人生的大事。陈圆圆硬着头皮把准备结婚的事告诉了父母。父亲知道女儿认准的路就一定走到头,他担心逼急了会出事,便对女儿说:“你妈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要结婚你俩就私奔吧。”

  2002年夏末秋初的一天,赵强国和陈圆圆举行了一场特殊的婚礼。朋友不知,邻里不晓,连双方父母也没到场。只有一辆汽车拉着他和她,向跟亲戚家借的一间小屋进发。

  陈圆圆深情地对赵强国说:“你的心加上我的心,就是十全十美,什么也不缺,你要是喜欢热闹,往后有了钱,咱补办一次婚礼。”

  赵强国前妻出走,扔下了一双儿女。常言道:后妈难当!“孩子,后妈对你好吗?”

  邻里们的“关怀”,给一双儿女甚至他们的爷爷奶奶心里无疑投下了一道阴影,女儿一次次地出难题想把后妈赶走。陈圆圆也委屈过,也流过泪,但她相信爱能融化一切。她决心用实际行动为新一代后妈画自画像,改变人们对后妈的偏见与曲解。她对待两个孩子比亲妈还亲,照顾他们起床,洗漱,梳头,给他们买喜欢穿的衣服,慢慢走进了他们的心里。

  一次儿子发烧在医院打针输液,让爷爷奶奶护理,陈圆圆不放心,便一个人全包了下来。儿子一次次上厕所,她就不厌其烦地举着输液瓶一次次陪着。

  不久,陈圆圆怀孕了,而且是双胞胎,一对男孩,这是赵家的喜事,公公婆婆甭提多高兴了,却又担心陈圆圆有了自己的孩子会偏心眼儿。但日子一天天过去,陈圆圆给一双儿女的爱一点儿没少。那时,家境困难,陈圆圆心里有个不成文的家规,在吃穿上,要先满足两个大的。两个小的饿不着、冻不着就行了。婆婆逢人就夸:“我家国子真有命,为赵家娶了个好媳妇。”

  赵强国不间断的手术治疗需要钱;大孩子上学小孩子喝牛奶需要钱;母亲瘫痪在床治疗护理需要钱;保障一家人日常生活需要钱。赵强国深知没有钱,爱是空虚无力的、虚无缥缈的。他和陈圆圆决定卖苦力挣钱。那些日子,人们看见夫妻俩在工地上搬砖运砖干计件。直到陈圆圆流了产,才不得不停止繁重的劳作。

  一些好心人提醒赵强国:“你是,又是救人英雄,只要你张张口,政府能不管?”

  赵强国却说:“我虽然被烧伤了,但还有双手,让我向政府伸手,这事儿我干不出来!”

  夫妻俩重新审视走过的路,不约而同地想到要彻底摆脱困境,就必须创办自己的企业。

  可是,要人才没人才,要经验没经验,谁肯把活儿交给这样的公司?赵强国让员工把双城建筑市场跑了一遍,出去的人一个个都扫兴而归。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听说哈尔滨有商机,便亲自出马去了哈尔滨。可从城南到城北几乎跑断了腿也没拉到活儿。最后,口袋里已分文没有的他,只能靠自己的一双脚从哈尔滨走回双城。走呀走呀,他每迈一步都是那么沉重。但无论如何也不能停止前进的步伐,他知道爹娘在等他,圆圆在等他,孩子在等他,员工也在等他……

  为揽到工程,夫妻俩想尽了办法。一天,他们托人请来当地建筑业几位老板来聚餐。酒过三巡有人忍不住了:“这个公司,那个公司,我见得多了,你们公司有塔吊吗?有挖掘机吗?有配套的机械化队伍吗?没有这些别跟我谈建筑。”

  一场不愉快的宴会就这样散了。谁也没想到,在回家的路上陈圆圆忽然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叫王宪滨,是双城市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总,也是他们多年的朋友,便立即登门拜访。王宪滨得知夫妻俩的来意,当即拍板把全市最大的花园小区的附属工程交给他们公司去干。

  开工了,没有资金,夫妻俩走亲访友去筹集;施工中遇到大雨,他们带领员工拼搏了整整一天一夜,确保了原材料不受雨淋。花园小区完工了,经过市权威机构验收,各项指标均达到了国家标准。强国公司在一片赞扬声中,迎来了首战告捷。

  人就是这样,缺钱时想钱睡不着觉;有钱了“烧”的也睡不着觉。这不,强国公司有了第一桶金后,夫妻俩又失眠了。如何让这第一桶金,收到“蛋变鸡、鸡生蛋”的效果?如何让更多没工作的兄弟姐妹能挣到一份养家糊口的钱?看到一些村民生产的葵花籽等农副产品卖不出去,还过着穷日子、苦日子,夫妻俩又创办了哈尔滨金果农业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并在永跃村建立了首家瓜子加工厂。

  秋天,双城原野一片金黄,金果瓜子走出县界,跨出省界,闻名四海,香飘天下。葵花种植户富了、笑了,张张笑脸,如同阳光下的金色葵花。

  夫妻俩又一次感受到了爱的报答、爱的升华。于是,在他们的旗下,在双城这块黑土地上,小区物业管理公司又成立了,劳务资源中介公司挂牌了,聪慧幼儿园开园了,益善养老院建成了。

  一个个公司成立了,一批批待业人员就上岗了,一个个家庭收入增加了,一张张笑脸乐开了花!

  他们没有忘记,在生死关头开车送赵强国去医院的司机王策,两家走动得比亲兄弟还亲。

  他们没有忘记,在赵强国烧伤住院时,哈尔滨的几位老妈妈凑了86元钱用纸包着送给他,他至今还完好地将这包钱供放在祖先堂。他对儿女们说这份爱比天大!

  李广义是赵强国的战友,听说单位改制他下岗了,赵强国几经周折终于打通了李广义的电话,“广义,要乐意就过来上班吧。”如今李广义已经上班几个月了。

  益善养老院统称老人们为张妈、李妈、赵爸、宋爸。这里窗明几净,歌声不断,笑声朗朗。孤寡老人李殿喜79岁了,先后住过8个养老院都不满意,这儿是他住过的第9个养老院。他逢人就讲:“这是我最后的家。我哪儿也不去了。”

  大年三十,赵强国年迈的父母盼着儿子能和他们一起过个团圆年。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他的影儿,因为养老院的老人更需要他。

  20年了,赵强国、陈圆圆这对播种爱的传奇的夫妻已经硕果累累,收获多多。赵强国被中宣部等部门授予“全国见义勇为先进分子”光荣称号;陈圆圆被团中央授予“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光荣称号。赵强国、陈圆圆家庭被中央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授予“全国文明家庭”称号。更难忘的是,在表彰大会上,陈圆圆受到了习总书记的亲切会见!


老哥论坛
上一篇:(a240bdb6460992d4) 《
下一篇:中美贸易与棉纺织市场观察(619-72)